CRUSH

我的宠物们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长沙二三事

    今年的长沙好像并不很冷,雪没有下一场,倒是断断续续的冷雨一直往骨子里面下,一旦下起雨,不管是毛毛细雨还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整个人就浸在长沙的雨天里,那滋味冷极了也孤独极了,如果再恰好坐一下学校的电瓶车,不小心人太多坐在了外面,那简直到了另一个世界,只有那句"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在心中空荡地回响。

    为了避免雨天冷天人更冷,我通常会选择雨天出去,尤其是去河东步行街,不止一次和兔子雨天在那边徘徊。当然长沙也有天气好的时候,是的,不下雨已经是好天气了,又怎敢奢望阳光。有阳光的日子就是出门爬山的日子,或者打打我的半吊子网球。

    最近偶然发现一个英国乐队Travis,声音好好听,不过听多了他们的歌就会发现仿佛每首歌都差不多,恍惚间竟然想起了李荣浩,好像差不多,不过Travis的英国口音好听多了呢。

    好久没看书了,竟也不觉心慌,真是坏事。

不止一遍地想过

   距离真是好东西,无论是友情爱情。我想是时候多看书了,明显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值得纪念的黄昏😜😊😊

好希望你也在厦门,然后就可以一起吃午饭,晚饭了。

雨后在楼上俯瞰校园,一副美景像自带了滤镜一样清透。而窗内的我正在思考如何做atmosphere correction 。早上接到电话有新的室友要过来了,电话里面声音好小,我听不清楚也猜不出来于是乱讲一通,也是搞笑。
下雨的时候,如果雨是斜的我就要考虑穿凉鞋了,不然鞋湿了我的脚就要泡在里面。
最近一直下雨,住在四楼的我晚上耳边总是翔安的妖风吹来吹去的声音。出门坐半个小时的公交车才勉强到达购物中心,但是我昨晚出去转了一圈,发现并没有kinds of items 可以挑选,所以就琢磨那天我可以进岛去哈哈

鱼鸟之恋

   泰戈尔有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So the most distant way in the world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is the love between the fish and bird.
一个翱翔天际 One is flying at the sky,
一个却深潜海底 the other is looking upon into the sea.

 崔健写了一首歌《鱼鸟之恋》,鱼无法离开海水,鸟儿无法离开天空,想象他们只能在朦胧的海面见彼此一面,眷恋永生。就这故事来讲,就无法将鱼鸟间的距离定位最遥远的距离,也许最遥远的距离也是最近的距离。


好听的旋律